逆风飞翔

逆风飞翔

更新时间:2021-07-27 17:29:58

最新章节: 前面二十米,二人几乎并驾齐驱,冲在了最前面。要知道,相比起等前半程型短跑运动员来说,顾乔的起跑和加速只能算中等偏上,是靠强大的后半程来决定胜负的。这让弗雷泽感到难以置信,她与顾乔交手过那么多次,无论最后结果如果,但前半程的四十米内,她是绝对领先的。可现在,已经超过了四十米吗?不,绝对没有。危机感攥

第十六章 点醒

有了何洛的保护,崔伶俐等人再也不敢明目张胆的欺负顾乔了。

可是校园暴力仍在继续,它只是从一种粗暴幼稚的方式变得更为隐晦低调了。

旁人的冷漠,顾乔并没有放在心上,她只是埋头训练,成绩提高的很快。

每周日,队里都会对本周训练成绩做一个小结,公布每个人的训练成果。

听着助教刚刚公布的成绩,尹曼只觉得自己浑身发凉。

“顾乔,11秒58。小丫头真是厉害啊,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跑进了十二秒以内!”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尹曼只觉得自己的头都要炸了,直到走进家门,她才从惶然中恢复冷静。

她自以为掩饰的很好,还是被杨伊莉瞧出了端倪。

“曼曼,你怎么心不在焉的,出什么事了吗?”

“没有。”

深吸了一口,尹曼放下碗筷,转身回楼上房间了。

杨伊莉见她这样消沉,两道细眉也皱了起来,不过一个电话,很快就弄清了当中缘故。

握着电话,女人描画精致的面庞有些僵硬,语气不善。

“不就是跑步那点事嘛,我早就不想让她练了。”

杨伊莉从来都不喜欢自己女儿练田径,在她眼里,一个淑女就该文雅大方,学些钢琴舞蹈之类的。而不是天天扎进训练馆里练出一身臭汗,可看到尹曼这样难过,她心里也不是滋味。

“那个新来的真的跑的比我家曼曼快吗?”

电话那头传来谄媚的笑声。

“也不一定,成绩提高的这么快,里面肯定有猫腻。”

“猫腻?你说她吃…不可能吧,要是真的吃了,还能不让人查出来?”

“哎呦,尹太太,这就是您不了解了,现在的兴奋剂高级多了,美国那边新出来的药,不光检测不出来,而且对身体完全无害。”

听到对方讲的天花乱坠,杨伊莉也陷入了短暂的沉思,停顿几秒钟后,她再度开口。

“既然这样的话,你能不能…”

*********

田径队里最近出了奇事。

已经步入成绩平缓期的尹曼像是突然间打通任督二脉一般,百米成绩得到了迅猛的提升。

不到一个月,居然也跑进了十二秒。

对手的进步刺激到了顾乔,她在学校里越发沉默,将所有的空余时间都花在了训练场上。

无论是怎样强度的训练,顾乔都咬牙坚持了下来,她从不喊苦,从不喊累。

有好几次,何浩成见了她都欲言又止,可不知道顾虑到什么,都没有开口阻止。

周六下午,一次常规的模拟跑中。

顾乔失误了。

发令枪一响,起跑线上的队员,你追我赶,看着在自己右前侧的尹曼,顾乔心头突然蔓上了一丝恐慌。

这丝恐慌也打乱了她原本的节奏,在距离终点还有一大半的时候,顾乔就提前发力冲刺。

很快就超过了尹曼,可就在即将冲刺的时候,顾乔突然感觉小腿肌肉有些酸痛,那是由于过度训练而造成的,肌肉中堆积了大量的乳酸,训练强度早已超出了身体承受范围。

顾乔腿一软,趔趄了一下,可在高速奔跑中,人一旦泄了气,也就跑不起来了。

等她调整好自身平衡,再向前追赶冲到终点时,她已经是倒数第一。

训练结束,回到家后,顾乔拖着酸软的双腿向房间走去,何浩成看着她的背影,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出声喊住了她。

“顾乔,先跟我来一趟。”

书房里,何浩成神情严肃。

“这段时间你很反常,何洛告诉我你每天早上五点就起床出去跑步,每天放学后,还要给自己加练,跑负重,为什么要在我给你布置的计划训练外又额外加这么多的量呢?”

“我…我基础太差,想多练一些,早点提高成绩。”

“提高成绩?”

何浩成手指轻敲动桌面,顺着她的话说了下去。

“出发点到是好的。”

还没等顾乔的笑容挂上脸,他话锋一转。

“可是,效果呢?你加练的这段时间里,成绩得到进步了吗?”

顾乔低垂着头,一句话都不说,何浩成见她这样,反而滚起了怒火。

“没有,非但没有进步,反而越来越差!你看看最近这周的成绩,还有今天的训练,别以为我没看出来,你着急了,只想着超过尹曼却忘了你本该有的节奏!。”

顾乔被他说的连头都快抬不起来了,盯着自己的脚尖,强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

何浩成说了一大堆,也没等到一句顾乔的回应,不禁有些生气,他站起来,绕过书桌,走到顾乔面前。

“顾乔,抬起头来。”

何浩成才突然发觉,这段日子以来,每餐足够的营养供给使得女孩正处于发育期的身体需求得到满足,顾乔长的飞快,身高窜起来一大截。

此时此刻,何浩成甚至不需要弯下半个身子,就能与顾乔平视了。

“跑步是要磨砺人的耐心,可在你身上,我看不到一点耐心,太急躁了。难道你以为在跑步这个世界中,一出场,急吼吼的样子就能拿回一个冠军吗?”

“我只是想要跑的跟快些。”

顾乔喃喃道,学校的遭遇让她心里一直憋着一股劲,她无处释放,只能寄托于成绩的提升中,仿佛只有不断提高的数据才能证明她的价值,证明何浩成并没有做一个错误的选择。

“快是要你在赛场上快,而不是在生活中燥!你把跑步当什么?任何事都不能一步登天的,跑步也一样,不要简单的把短跑等同于不要命的猛冲。比赛是一个整体,从思想,到神经,到动作,融汇在一起,才能将一个人的水平发挥到极致。想要拿冠军,你就要有最基本的积累,一步,一步的向前跑,慢慢积累的耐心。别人越是急躁,你越要稳下来,沉下来。原来的你一直都做的很好,为什么突然变了?是因为尹曼吗?她的成绩刺激到你了?”

顾乔想说不,可话到嘴边又说不出口了,因为何浩成说的没错,她的确是被尹曼的成绩刺激到了。

见顾乔低头默认,何浩成长叹一口气。

“可能是过去经历的影响,你总是很自卑,比起自己,总是更在意别人的想法。比起自己的成绩,也总是更关心对手的成绩,你的重点从一开始就错了。顾乔,我希望你不要被外界影响。别人的成绩如何,进步如何,与你无关。你就是再关注,那也是别人的,不是你顾乔的成绩,只有失败者才会把自己的目光投向别人。咱们当运动员的,首先要知道自己的目标在哪里,一个脚印一个脚印的向前跑去,没有前面十几万米的积累,就不会有最后十米的冲刺。我希望你的每一步都扎扎实实,稳稳当当的,不要一直盯着顶峰,要专注脚下的路,孩子,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顾乔被他连连的话语逼的脸色苍白,神色惶然,嘴唇微微颤抖,什么话都说不出口。

“顾乔,抬起头告诉我,你是一个失败者吗?如果答案是肯定的,现在,你就可以收拾东西离开田径队,踏出训练场的那扇门,再也不会有人约束你了,再也不会有人对你的行为做出指责。”

顾乔愣愣的盯着脚下的地板,她终于意识到,自己好像是真的错了,一直把跑步当做一个工具,抱着偏执的心态在错误的路上一路狂奔。

现在,何浩成的一席话将她重新拉回起点。

好在,现在还不算迟,她有重新起步的机会。

从何浩成的角度看下去,只能看见女孩乌黑的秀发,和一点略微发红的脸颊。

她是因为羞愧还是愤怒,抑或只是过度体能消耗所造成的?

何浩成有些拿不定主意,他实在不擅长处理这些小姑娘的心思,抬起手抵住额角,心中有些说不清的情绪。

也许老陈是对的,心里因素是比身体因素更为难以攻克的关卡。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何浩成的耐心也在渐渐消耗。

终于,女孩说话了,声音有些颤抖,却很坚定。

“教练,对不起,我知道错了,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

何浩成终于松了一口气,欣慰的笑爬上脸庞。

“人们跑步,是为了追求更强的自己,但单纯的跑的快并不代表真正强大,我希望你能知道自己为什么而跑,也希望你能从跑步中学到些什么,问问你自己的心,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好了,今天就到这里,你回去休息吧。”

顾乔却摇了摇头,“做错了事,是要接受惩罚的。”

何浩成抬起头,仔细端详着顾乔脸上的表情。

少女的面容上没有一丝不甘或是羞愤,她不是在赌气而是真的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何浩成感到很欣慰,同时也觉得十分欣慰。

这样好的孩子,是他何浩成的徒弟。

黑暗里,顾乔仿佛被点了穴般一动不动,目光直视前方,站的笔直,背靠着墙壁,紧握双拳,她强迫自己什么都不要去想,却遏制不了自己身体本能的颤抖。

她在生自己的气。

她讨厌怯懦的自己,讨厌患得患失的自己,更讨厌不敢说出真实想法的自己。

何浩成的话犹如一双实质性的大手,把她性格中的种种缺陷齐根拔起,虽然很痛,但却很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