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风飞翔

逆风飞翔

更新时间:2021-07-27 17:29:58

最新章节: 前面二十米,二人几乎并驾齐驱,冲在了最前面。要知道,相比起等前半程型短跑运动员来说,顾乔的起跑和加速只能算中等偏上,是靠强大的后半程来决定胜负的。这让弗雷泽感到难以置信,她与顾乔交手过那么多次,无论最后结果如果,但前半程的四十米内,她是绝对领先的。可现在,已经超过了四十米吗?不,绝对没有。危机感攥

第十七章 变化

汪明丽不在家,自然没人去阻止顾乔这样自虐式的行为。何洛借口喝水,跑出来好几次,乘倒水的时候偷偷撇过两眼,可顾乔却连眼角的余光都没有留给他。

如此来回三四次后,何洛终于沉不住气了,一鼓作气的跑下楼,拽着顾乔的胳膊就往楼上走。

“你干什么。”

顾乔挣扎着甩开他的手。

“你这是干什么?”

何洛几乎要被她气笑,一手插着腰,另一只手则伸的老长,指了指墙上挂着的表盘。

“现在是北京时间凌晨两点,你已经站在这里两个小时,还没站够吗?顾乔你是不是有受虐倾向?!”

顾乔推开他的手,又站回到原地。

“不是两个小时,是一小时三十八分,还没到时间,我是不会回去睡觉的。”

停顿了一下,她又开口。

“这没什么,只是很平常的反省,在队里,我们也经常这么做。”

何洛仰天长叹一口气,终究是无话可说了。

见劝不动顾乔,他又转身去找何浩成,一推开书房门,才发现何浩成根本没有睡,面前的电脑屏幕不停播放着顾乔的跑步画面,身后的白板上画着他看不懂的曲线图,书桌上堆着厚厚的笔记和书籍。

看到这情景,何洛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我是服气了,你那宝贝徒弟自虐,你也自虐,。”

“那是在反省。”

“哇,你们两真厉害。”

甩上房门,整个人都摔进了绵软的被窝中,可思绪清醒,怎么也睡不踏实,何洛实在搞不懂到底是他们两个人疯了,还是自己疯了。

听着钟表滴滴答答转动的声音,头脑却愈发清醒,直到听到顾乔蹑手蹑脚走进房间的动静,他才放下心来,安心陷入沉沉的梦乡。

太阳从东方的边际跳跃出现,宣告新的一天到来。

何浩成早早来训练场做准备工作,却意外发现顾乔已经站在训练场上做热身了,起跑训练的时候,仍是一副一丝不苟的样子,看上去和往常没什么不同。

何浩成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此刻的顾乔,的确是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

她的眼神不再飘忽,目光里也不再有胆怯的光。

那股一直笼罩着她的自卑感似乎在一夜间都散去了。

他无比确定,面前的这个小姑娘,将勇往直前。

顾乔不再急躁,不再执着,按计划训练,脚踏实地,一步一步的提升自己。

枯燥的训练,这一分钟不过是在麻木沉闷地复制上一分钟,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差别。

可你要知道,一分钟过去的下一分钟,下一分钟过后的另一分钟,这些单调细小的时间叠加在一起,累积成无法抗拒的时间洪流,总有那么一分钟,改变就发生了。

缓缓流逝的时间让顾乔改变很多,最明显的是外貌上的改变。

顾乔长高了。

就像雨后一夜之间抽条的竹笋一般,她的身高从一米六一飙升至了一米七,甚至仍有上升的趋势。

曾经瘦弱单薄的身体在汪明丽的投喂下逐渐回归正常人的范围,变得圆润起来,显示出少女独有的曲线。

褪去了粗糙的外壳,只余下无法掩饰的少女独有的秀美和她娟秀清冽的容貌。

首先意识到这个改变的是胡越。

一天训练过后,淋浴间里,胡越歪头看着正在擦头发的顾乔,突然冒出一句

“小顾同学,其实你长的很好看。”

直白的夸奖瞬间让顾乔涨红了脸,她窘迫的摆了摆手。

“越姐,你就不要逗我了。”

胡越却没有和她开玩笑,一把揽住顾乔的肩膀,凑近了仔细观察。

面前小姑娘的五官极其精致,大眼小嘴镶嵌在一张秀气的鹅蛋脸上,分外娇俏。她的眼睛尤其的漂亮,内眼角略尖,外眼角弧度微微上翘,不同于大多数人的深棕色眼眸,顾乔的瞳孔的颜色很特别,是琉璃一样透彻的黑色。

笑起来的时候,眼睛还会弯成好看的弧度。

唯有鼻头显得略微粗糙,但配合着精致的尖眼头,让她有一种特别的矛盾气质,

像山里野性未训的小兽。

最重要的是,她的皮肤渐渐摆脱了难看的土黄色,白皙的肤色将本身五官的优点衬托的更加秀美。

田径队里一直流传着一句玩笑话:“跑步的实力与肤色的深浅是成正比的。”

别人练田径是越练肤色越深,而顾乔则相反,随着时间的流逝,她的肤色反而越变越白。

其他人疑惑与她不同于常人的变化。顾乔却知道这是为什么,因为她再也不用像在白泉沟时候一样,全年无休,整天顶着大太阳四处奔忙的干农活了。

捧着她的小脸,胡越啧啧感叹。

“我可算体会到什么叫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感觉了。”

顾乔被她看的怪不好意,嘿嘿干笑两声,提着训练包飞快的溜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墙上倒计时的数字也在一天天变少,终于,到了全国城市运动会召开的日子。

此次的全国城市运动会在内蒙古自治区的包头召开。

五月的包头,正值风季。

一出机场,一群南方孩子便被来自蒙古高原的风吹得找不着北。

胡越一手捂住自己几乎要被风掀翻的帽子,一边吐槽似的问道。

“风也太大了吧,你们这都什么时候开始刮风啊?”

来接机的志愿者俏皮一笑。

“我们这里只有一个季节才会刮风。”

“什么季节啊?”

“一年四季。”

胡越哀嚎一声,拽着顾乔一溜烟的跑上了专门来接运动员的大巴车。

一个小时后,沪江市代表队的全体运动员顺利抵达指定的运动员休息饭店。

在简单休整过后,作为领队教练,何浩成带着田径队的全体队员来到体育场做赛前的训练。经过长期的高强度训练,真正比赛前的训练反而要轻松地多,早在出发一周前,何浩成便开始逐渐调整训练计划,减小强度,以保证运动员的良好状态,在比赛时能顺利发挥出自身最好的成绩。

带着激动的心情参加完城运会的开幕式后,顾乔便开始了正式的征战。

百米赛的日程通常都安排的很紧,第一个比赛日的下午,便是女子百米的预赛。

预赛中,顾乔以11秒89的成绩名列小组第二,尹曼则以11秒88,小组第一的成绩晋级决赛。

与冷冷清清的预赛不同,决赛夜,体育场里坐满了观众。

似乎在所有的体育项目中,短跑格外具有吸引力。

运动员检录过后,规定时间的热身也很快结束,顾乔脱掉运动服上衣塞进训练包里了,露出正式的比赛服。

何浩成看上去比顾乔还要紧张,嘴里的叮嘱一直说个不停。

“起跑慢一点也没什么关系,你的优势在后程。跑的时候要压住肩轴,保持身体平衡,千万别紧张,别紧张,稳住。”

顾乔沉稳的点点头,向何浩成比了一个ok的手势。

随着一个磁性的男声响起,顾乔知道,自己该出场了。

“三道顾乔,来自沪江市,今年只有十五岁,可以说是本次田径项目中年龄最小的一位选手了,这也是她第一次参加大型的赛事。这名选手,在预赛中也跑出十一秒八九的好成绩,以小组第二的成绩出线,让我们一起期待这位年轻运动员的首场决赛,也许她会给我们带来惊喜呢?”

顾乔知道自己会紧张,但也绝没有想到自己竟会这么紧张,从运动员通道出来的那一刻,她能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手心因为汗水而变得略微潮热。

尽管不认识她是谁,但当主场大屏幕的镜头切到她美丽的面庞上时,现场观众仍然爆发出热情的鼓掌与欢呼。

“妈呀,这妹子好看啊,就冲这颜值,我也压她赢!”

“拉到吧,你个颜狗,这可是百米,实力不行就是长成天仙也没用。”

“新人吧,城运会总是会有这些新人来练兵,新面孔一点都不稀奇,珍惜吧,说不定这场出现,下次就退役了呢。看着身体条件还不错,就是不知道跑起来怎么样。”

选手依次上了跑道,做最后的准备。

“顾乔。”

虽然隔着三条跑道,尹曼仍大声喊了她的名字。

“赛场和训练场完全是两个概念,一会儿你会输的很惨的。”

顾乔微微扬下颚,嘴边荡开一抹笑意,算是作为回应。

对于尹曼的话,她并没有放在心上,她对很多东西都没有自信,但除了跑步。

两个人默默地对视了片刻,下一秒,极其有默契的偏过了头。

尹曼一直双拳紧握,嘴角不自觉的向下撇,她看起来十分笃定。

“各就位。”

随着发令员的指令,八名选手从预备线的三公尺处走到起跑器前做半蹲姿势,随后双手撑开,置于起跑线之后。

“预备。”

顾乔缓缓地将身体下压,收紧双腿,平稳的抬高臀部,身体重心也随之微微前移。

在确认全部选手都做好了准备动作后,发令员这才抬起右手,将发令枪高举过头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