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风飞翔

逆风飞翔

更新时间:2021-07-27 17:29:58

最新章节: 前面二十米,二人几乎并驾齐驱,冲在了最前面。要知道,相比起等前半程型短跑运动员来说,顾乔的起跑和加速只能算中等偏上,是靠强大的后半程来决定胜负的。这让弗雷泽感到难以置信,她与顾乔交手过那么多次,无论最后结果如果,但前半程的四十米内,她是绝对领先的。可现在,已经超过了四十米吗?不,绝对没有。危机感攥

第二十章 打击

顾乔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一刻的感受,长久以来,尹曼一直是她仰望的存在,她以为她们之间的竞争是坦荡的,可是现在…

过了许久,她都没有开口讲话。

或许是受不了这样令人窒息的氛围,尹曼仰起头,惨白的脸上写满了恼羞成怒。

“说啊,随便你要说什么。”

顾乔低头看着她,表情很是淡漠。

“我没什么好说的,只是觉得你有些可怜。”

尹曼都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突然觉得十分屈辱,立刻表现的像一只被人踩了尾巴的猫。

“可怜?”

她觉得荒谬又屈辱,顾乔,一个土里土气的乡下丫头居然敢可怜她?

“我以为你会喜欢在赛场上堂堂正正的竞争,可是你呢…这样的做法真的是不对的。”

“你什么都不知道,就在这里胡说八道,少自以为是了!”

“自以为是?”

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事,顾乔笑出了声。

“你说的是你自己吧。尹曼,我早已经不是以前的我了,可你似乎仍沉浸在过去。”

说完她便回到跑道上继续训练了,周围人被这样的变故惊呆了,一时间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直到顾乔离开,众人也都继续训练去了。

人群很快散光,诺大的训练场此刻只有尹曼一个人。

空荡荡的体育场将一点细微的动静都无限放大。

尹曼突然觉得很无力,双腿甚至失去了站起来的力量,双臂环住自己,小声啜泣起来。

她已经没有勇气再踏进更衣室了,同情的眼光会杀人,她宁可被人唾骂,也不愿看到那样的目光。

连衣服都没有换,带着红肿的双眼,尹曼直接回了家。

看到提前回来的女儿,杨伊莉一反常态的没有立刻迎上来,而是急忙将桌上的药都收了起来。

“妈,你生病了?”

“啊…噢…没有的事。”

说话间,她将桌上的药瓶一股脑地收进包中,遮遮掩掩的行为反而让人更加疑惑。

尹曼有种不好的预感,她大步冲上前,从杨伊莉的手中抢过了那些药,等她读出了上面的几个字,顿时愣在原地。

双氢睾酮。

这个只在反兴奋剂课堂上出现的名词,此刻就摆在她眼前。

她是运动员,自然对这些东西不陌生,联想到自己近来突飞猛进的成绩,此刻的尹曼还有什么想不明白的呢?

疑惑,愤怒,不解,各种复杂的情绪交织在一起,太多的问题只化作了三个字。

“为什么!?”

杨伊莉被尹曼剧烈的反应吓坏了,愣在原地,支支吾吾道。

“曼曼,妈妈问过人了,这吃药在体育圈里是司空见惯的事。查得出就是兴奋剂,查不出就是高科技。好多运动员都在吃呢,这东西你不用别人用了,到时候,傻眼的是你。曼曼,妈妈…妈妈是为了你好啊。这些药不会被查出来的,真的,你看你这场比赛不都很顺利嘛,这都是你跑出来的成绩啊,妈妈不过是…”

尹曼几乎要发疯,她奔溃的将药甩在杨伊莉身上。

“你别说了,我不需要!”

家已经不再是她可以避风的港湾,她怎么也没想到,前段时间沾沾自喜的成绩居然是以这样的方式换来的,尹曼后退几步,转身跑出了家门。

太阳即将下落,在天边抹出一道暖色的光,柔和而浅淡。

现在做训练计划的何浩成突然接到一通电话,压了电话,他轻轻地闭了一下眼,两侧的太阳穴狂跳不止,伸手揉了揉眉头,表情凝重的环视一周,双手重重的拍了几下,将训练场上四散的队员都召集过来。

“尹曼离家出走了,你们谁和她关系比较好,知不知道她可能会去什么地方?”

众人的沉默便是最好的答案,何浩成摆了摆手。

“行了,今天的训练就到这里,大家都回去休息吧,如果有尹曼的消息,及时通知我。”

说完,何浩成便拿起车钥匙,急匆匆的开车去寻找尹曼。

从教练焦急的神态与语气中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队员们相互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极其默契的跟出去寻找尹曼,但整整一个小时过去了,一群人依旧一无所获。

胡越累的直喘粗气,丧气的踢了一脚路边的垃圾桶。

“早知道大小姐脾气这么大,我说话就不那么直接了。”

顾乔站在她身旁,环顾四周,大脑在疯狂运转,力求将与尹曼接触的每一个画面都找出来,看看有没有可能的线索,远处的灯光倏地亮起来,扫过她的身影,在地上投射出精致的轮廓剪影,顾乔猛地一拍脑门。

“越姐,我想到一个地方,不过还不确定。你先在这里歇一会,我去看看,有什么事电话联系。”

说完便猛的窜了出去。

顾乔说的地方正是训练基地东南方的一栋极高的角楼,年代久远,谁不知道这个角楼真正的作用,那里被当做废弃训练器材的仓库,很少有人过去,但顾乔曾见过尹曼不止一次的独自登上角楼的天台。

顺着漆黑的楼梯向上爬,旋转式的设计,让人分不清究竟到了几楼,直到一道满是锈迹的门挡住去路,顾乔伸手用力的推开,果然,在天台上发现了尹曼的身影。

顾乔迈着小步缓缓靠近,声音尽可能的缓和温柔。

“尹曼。”

面前的人一惊,回过头来,一张饱含戾气与焦躁脸,的确是尹曼没错。

顾乔提着的一颗心放了下来,掏出电话,隐蔽的给胡越发了一条短信。

所有激烈的、情绪一股脑的释放过后,尹曼被一种隐隐的疲倦感笼罩,此刻她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来与任何人争吵,反而能以一种平和的语气与顾乔交谈。

“你来干什么?”

“你突然消失不见,大家都很担心,现在你的家人,教练,还有我们大家都在找你。”

“是嘛,可我不想回去,你走吧,就当没见过我。”

顾乔却轻笑出了声。

“你笑什么。”

“尹曼,我来咱们省队已经将近两年了,这好像还是你第一次,仔仔细细认真的看我。”

尹曼愣了几秒,半天才收回粘在顾乔身上的视线,她突然有种恍惚感,仿佛一天之间世界上的一切都变了,所有人的人都不再是原来的模样。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或许,此刻的她并不在意交谈的对象是谁,只是单纯的需要一个能够让她倾诉的人。

“咱们彼此彼此,我真的没事,我只是…只是突然觉得…”

“没意思。”

见顾乔抢先一步说出了自己的心中所想,尹曼有些惊讶,她的身边还从来没有遇到顾乔这样,对于四周的每一份变化都这么敏感的人,能感受她全部的感受,能体会她全部的情绪。

“你…怎么知道?”

顾乔轻笑了一下没有回答,而是蹲下身,也学着尹曼的样子坐在天台边上。

她想,如果尹曼也和自己一样,从小寄人篱下,自然也会很容易就能体会到别人的心情。

“是,真没意思,有时候我自己练着都在想,那么辛苦练来干嘛,又赚不了多少钱,又累又消磨时间,我干嘛要练,压力太大了,这些无形的压力始终在不停地累积着,越来越多、越来越深,当累积到一定程度,最终累积成一个定时炸弹。带着一颗定时炸弹过日子的时候,我怎么会开心?你知道吗,枪响的那一瞬间,我抢跑了,但很成功,我拼尽了全力,可你很快就追上来了,我告诉自己,放心吧,尹曼你没理由输的。可你还超过我了,追赶你的时候,我唯一想到的是,摔倒吧,我前面的这个人,摔倒吧。我太讨厌这样的自己了,居然会把夺冠的希望依托在你的身上。。”

意识到一切失败的源头都是自己,无法归咎于他人,这其实是件无比痛苦的事情,而尹曼此时却不得不直面自己的错误。

她转头看了一眼顾乔,缓缓摇了摇头。

“胜利者是不会明白这种感觉的。”

顾乔轻笑了一下,她并没有反驳尹曼的话。

可实际上,她比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人都要明白这种感觉,那种命运不在自己的手里,而是由别人掌握的无力感,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她完全能理解尹曼此刻的心情,但是顾乔实在不是个擅长开导人的姑娘,绞尽脑汁,想了半天,还是觉得将何浩成说过的话转而送给尹曼。

“你还记得我疯狂训练的那段时间吗?教练狠狠的骂了我一顿,他对我说人最难的不是认识自己的错误或缺点,而是去付出行动去改正,修正。因为一旦你去做这件事,也就代表着,从某种程度上你承认了自己的不足软弱,这才是最叫人无法接受的。可是,尹曼,在我眼里你从来都不是一个软弱的人。”

尹曼扭头看了她一眼,带着一点鼻音继续轻轻地说。

“软弱?我没有资格去软弱。小时候,所有的人都说我特别有天分,不练田径简直是浪费,我是被特招到省队的,这么多年,队里的人来了又走,没有人会因为你年纪小就让着你,我必须一个人面对很多东西,没有朋友,所有的人都是竞争者,一刻不能松懈。那种氛围我从7岁就开始体验,中间从不曾喘息过。可在一百米这个项目里,没有人比我强,我以为自己会以第一名的身份一直跑下去,可是,你出现了。你的出现让我看清了自己一直引以为傲的天赋也不过如此,更可笑的是,我到今天才发现自己成绩的提升居然是依靠兴奋剂,我妈…我妈她瞒着我…”

后面的话她没有继续说出口,可顾乔已经明白了,也许,对于一个骄傲的人来说,这才是最致命的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