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风飞翔

逆风飞翔

更新时间:2021-07-27 17:29:58

最新章节: 前面二十米,二人几乎并驾齐驱,冲在了最前面。要知道,相比起等前半程型短跑运动员来说,顾乔的起跑和加速只能算中等偏上,是靠强大的后半程来决定胜负的。这让弗雷泽感到难以置信,她与顾乔交手过那么多次,无论最后结果如果,但前半程的四十米内,她是绝对领先的。可现在,已经超过了四十米吗?不,绝对没有。危机感攥

第二十三章 紧张

10月15日。

全中国田径爱好者的目光都被坐落在南京市建邺区河西新城的奥体中心主体育馆所吸引,马鞍形的体育场上空两条跨度近400米的红色巨拱,在灯光的照射下格外鲜亮。

北京时间晚上八点左右,这座可容纳六万人的体育场逐渐被陆续入场的观众填满。

入场的人群中,周然几乎就是一根行走的麻杆,半依半靠的挂在沈天明身上,熬了一夜的脸色泛着青白,黑眼圈几乎要耷拉到嘴角,活像是被人刚从棺材里抛出来新鲜僵尸。只见这位僵尸同志伸出一根手指头,戳了戳前方的宗怀。

“我说大少爷,您这是抽的哪门子神经,放着拉普兰的极光不去看,跑这来看什么全运会?我说以前也没见您有这爱好啊,怎么着,这去了沪江一年就转性了?”

宗华没有空搭理周然,找到座位后,他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比赛场地中,目光巡视全场,最终在百米起跑线的位置停了下来。

见得不到宗大少的回应,周然拼命前后摇晃,身上挂着的各种破铜烂铁哗啦哗啦的响个不停。他身上穿了一件不知道画了些什么玩意的破洞T恤,带着积攒了一整夜烟味,直冲鼻腔,沈天明嫌弃的偏过头,伸出左手将他摁回座位。

“老实坐着,你没看见运动员就要出场了吗?比赛马上就开始了。”

体育场内坐满了观众,运动员出场的时候,看台上爆发的火山爆发般的欢呼,蒸腾出一种十分热烈的气氛。

从备战区走出,踏上塑胶场地的一瞬间,顾乔只觉得四周的气温陡然间又升高了几度。

她环顾四周,在解说员念到她名字的时候,伸出右手挥舞着致意,看台上瞬间爆发出的巨大声响冲击着耳膜,那一刻,全身的肌肉似乎都紧绷起来,连指尖都变得僵硬了。

她从未来过这样大的场地,也从未见过这样多的观众。

眼睛直视着前方,走上跑道,顾乔感觉有些头皮发麻,舌根发苦,一时间,她也说不出心里是个什么感觉,只能机械的重复着那些做过上百次的动作,原地蹦高,快速的拍打腿部肌肉,以此来保持兴奋的运动状态。

不远处的观众席上,汪明丽眯着眼睛使劲向前瞅,一边还能一心多用的不停地埋怨何洛。

“都是你催个不停,这着急了半天,害得我眼镜都忘了拿!你妹妹那是怎么了,表情有点不对啊,她是不是紧张了啊!?”

安了长镜头的单反相机大约两斤多重,一直端着相机拍照的何洛将这个大家伙放在腿上,甩了发酸的左手,长叹了一口气。

“妈,你能不能不要大惊小怪的,这可是决赛,紧张也是正常的嘛!不要说她了,我现在都紧张的手心直冒汗。”

一旁的胡越也附和道:“是啊,师母,这情况谁能不紧张呢,小顾同学毕竟还是经验少,但咱们得对她有信心啊,作为亲友团只管给她加油打气就好了。”

说完,展开印有顾乔名字的横幅,左右摇晃起来。

看着徒弟一脸神游的表现,何浩成就知道顾乔此刻情绪不太稳定,这个比赛开始前他最担心的问题还是发生了。

心里也急的不行,可顾忌到自己的表现会影响到顾乔,他的双手紧紧攥在一起,背在身后,脸上将全部的忐忑都包裹严实,不显分毫。

“这孩子是紧张了吧,也难怪,她才多大,正式的比赛都没参加几场,又是第一次接触这种级别的大赛,没直接腿软的走不动就已经很好了。”

胡有光斜眼瞄了何浩成一眼,故意提高音量,以此来宽慰自己的老同事。

何浩成敷衍地嗯嗯几声,算是回应,视线一秒都没有离开场上的顾乔。他大喊着顾乔的名字,收到对方的视线后,才伸出右手,高高举起,然后做出一个缓缓下压的动作。

看到这一幕的顾乔,心里稍微安定了一些,点点头,嘴角勉强扯出一抹微笑。

转身蹲下身,准备试跑,然而首先进入耳朵的是从剧烈起伏的胸腔传来的心跳声。

“咚!咚!咚!”

顾乔自己都被这个声音吓到了,她猛地一激灵,意识到自己太紧张了,这样的情绪如果再持续下去,必然会影响比赛。

她长长呼出一口气,吸气,再呼气,试图用这种简单却有效的方法来缓和情绪。

然而还没等顾乔彻底冷静下来,发令员就发出了指令。

“各就各位。”的声音响彻全场,前一秒还被各种嘈杂声响充斥着的体育场顷刻间安静了下来。

这样的安静中,每一种声音都变得格外清晰,顾乔甚至能够清晰地听到一旁看台上观众移动坐席所发出的摩擦声,也能够清楚地听到从自己鼻子中喷出的喘息声,正在变得越来越沉重。

垂下眼,眼角余光不受控的飘向身边的对手,她看到六道吴永莉直视前方专注的目光,也看到尹曼撑地的两只手因为太过用力而微微颤抖。

顾乔突然就平静了几分。

原来,不止我一个人在紧张。

趁着其他选手调整姿势的短暂时间,她轻轻叫了声尹曼的名字。

“尹曼。”

这是将近一年来,两人第一次面对面的说话。

高度紧张间,听到自己的名字,尹曼茫然的回过头,嘴里飘出一声疑问。

“啊?”

“别紧张,加油。”

疑惑的表情仍迟钝的滞留在尹曼的脸上,一两秒后,才被一抹和缓的微笑代替,她用力的点点头,扭过头,目光坚定的直视前方跑道。

下一秒,顾乔也收回了目光,专注于面前的跑道,用呢喃一般的声音轻声对自己说道。

“顾乔,你也要加油啊。”

像是作为回应,发令员也给出了下一指令。

“预备。”

偌大的体育场一点杂音都没有,所有人都在屏住呼吸,全部的视线都集中在跑道的起跑处。

宗怀只觉得胸口憋了长长的一口气,逼得他肺都要炸了,却仍然不敢呼出去,生怕这一点小小的动静都会影响到跑道上的人。

对周然来说,能坚持三分钟不说话,已经是了不得的成就了。忍了又忍,喉咙实在痒的难受,想要对底下的一众选手点评一番,刚张开嘴,半个音还没来得及飘出去,就被沈天明一把牢牢的捂住了嘴。

与此同时。

发令枪砰的一声响。

起跑线后的八名选手如同离弦的箭一般,齐齐冲了出去。

*************

又做完了一套卷子,陆茗长长的伸了一个懒腰,顺势靠在了后座桌子的桌沿边,借此来放松一下长时间保持俯卧姿势的后背。

晚自习的间隙时间,高三学生都在尽可能的在短短的十几分钟里放松自己。

后排的男生似乎永远都精力充沛,满教室的乱窜,嚎叫。负责看管多媒体的班委照例打开电脑,忠实地转到中央五台的网络直播,随着音量条的拉长,播音员磁性的声音也随之放大,从音响中传来出来。

“中央电视台,中央电视台,观众朋友们晚上好,现在为您转播的是第十届全国运动会女子百米决赛的现场。”

又是体育比赛,陆茗轻轻撇了下嘴角,正要趴下将头埋进臂弯中补觉的时候,随着镜头的切换,屏幕上的红色跑道也变成了参赛运动员的特写。

画面随着摄影机的移动切换,伴随着解说员的依次介绍,每个运动员大约得到了两到三秒的定格时间。

当画面转到七号跑道选手的时候,摄影师似乎格外偏心,镜头缓缓地从少女左侧脸颊转到正脸,最终定格在右侧脸上。

陆茗丝毫不怀疑,如果不是场地条件的限制,摄影师恨不得给这位选手来个360度全景专属的大特写。

但是,作为一个观众,她倒是十分理解这位摄影师的举动,因为画面中的年轻姑娘的的确确拥有一副不俗的容貌。

乌黑的发丝被梳的规矩整齐,绑成一个高马尾。额头两边毛茸茸的碎发下,一双琉璃般透彻的黑眼睛,带着几分闪烁的亮光。眼尾微微上翘的弧度几乎要勾到人的心里去。嘴唇微抿着,有种坚强的倔强感。镜头移到少女的侧脸,更显的五官精巧而美丽,从额头到鼻尖再到下巴的线条流畅极了,仿佛有人精心雕琢过一般,那镜头仿佛静止了一般,不放过少女脸上的每一寸表情,陆茗可以清晰的看到她因为紧张而微皱的眉头,带着几分孩子一样的稚气。

这画面立刻击中了陆茗作为一个骨灰级颜控的心,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她下意识的松开了手,挺直了脊背,伸出右手指戳了戳斜靠在桌子上的同桌。

“这个运动员是谁啊?”

得到的是同桌同样茫然的摇头,意料之中的没有答案,但着并没有影响到陆茗欣赏美少女的兴致。

还没等她再仔细的看个清楚,屏幕上的画面一转,镜头拉长,定格在八名选手齐齐入画的场面。

比赛就要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