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风飞翔

逆风飞翔

更新时间:2021-07-27 17:29:58

最新章节: 前面二十米,二人几乎并驾齐驱,冲在了最前面。要知道,相比起等前半程型短跑运动员来说,顾乔的起跑和加速只能算中等偏上,是靠强大的后半程来决定胜负的。这让弗雷泽感到难以置信,她与顾乔交手过那么多次,无论最后结果如果,但前半程的四十米内,她是绝对领先的。可现在,已经超过了四十米吗?不,绝对没有。危机感攥

第四章 天赋

日头早已西沉,夜晚的凉意也渐渐泛了上来。

吃过庆功饭后,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但距离这个城市入眠,为时尚早。

安梦语更是兴奋不已,一路上叽叽喳喳,为了晚点回家,不肯坐车,非要安婕陪着步走回去。她的脚在冷敷过后,已经好了很多,一只胳膊架在顾顺喜身上,倒是不妨事,三个人顺着马路,慢慢走着。

“你真好厉害,跑的那么快,要知道,我每天都在练跑步,却还是没有你快。”

这样直白的夸奖,让顾顺喜有些腼腆的摇了摇头。

“跑的快不算什么。”

“怎么不算什么,你不知道我有多喜欢跑步,可是,教练说我没有天分,即使再训练,成绩也不会提高多少了,我爸妈也早就不想我练跑步了。加上这次又受了伤,我恐怕永远都不会有机会站到赛场上了。”

虽然对方是以一种玩笑式的口吻说这些话,但顾顺喜仍敏锐的察觉到其中的难过,安梦语被一种不符合年龄的失落感所笼罩,好久都没有再出声。

顾顺喜实在是不擅长安慰别人,茫然无措中她递给安婕一个求助的眼神,但对方似乎对这种小女孩的强行忧伤没有半点认同感,听了侄女的一番话,还颇为赞同的点点头。

“咱家人确实都没什么体育天赋。”

眼见安梦语下撇的嘴角又有下滑的趋势,顾顺喜强行转移了话题。

“别难过,你的手相特别好,事业线尤其的好,如果真的有什么心愿,也都会实现的。”

说着,顾顺喜伸出右手,一一指给安梦语看,食指轻轻划过手心,酥麻发痒的感觉惹的安梦语咯咯直笑。

“你可真是个小古董,难道说人的命都是上天早就注定好的。”

出乎她意料的,顾顺喜颇为认真的点了点头。

“凤…有人跟我说过,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的儿子会打洞。”

“顺喜。”

安婕转过头看向顾顺喜,出声打断了她,脸上的表情郑重极了。

“这些线都长在哪里?”

顾顺喜有些不明就里,下意识的回答。

“我手里啊。”

听到她的答案,安婕满意的笑了。

“是啊,在你的手里。每个人的命运都掌握在自己的手里,不要再说什么老天注定,你的命运是由你自己决定的。这些天,你虽然一直不愿意说,但我多少也能猜到一些,无论你遇到什么难事,无论发生了什么,都不能失去信心。顺喜,你在我这里安心待着,事情总会有解决的办法的。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也可以…”

“不。”

安婕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顾顺喜斩钉截铁的打断了,她脸上的表情可以说是认真到骇人的程度。

“不要帮我,你会被他们缠上的,像吸血虫一样,除非他们死了,否则一辈子都不会停下来。”

像是怕自己反悔,顾顺喜飞快的吐出这一长串的话,缓了口气,又一字一顿的说道:“安老师,这本来就不关你的事。”

顾顺喜有些搞不懂自己了,安婕说了自己最想听的话,可到了关头,她又不忍心了。

自己陷进粪坑里,就要拉别人下水吗?跟何况,这个人是难得的好人,更可贵的是,她能不图回报的对自己好。

自己不能这么做,也不忍心这么做。

看着少女头顶乌黑的发旋,安婕心里生出无限感慨,这孩子懂事的叫人心疼。

虽然不是很明白她们具体在说什么,但眼见气氛滑向一个令人难受的地带,安梦语强行打岔。

“别光说我,顺喜,你呢,你有梦想吗?”

顾顺喜低下头,沉默片刻,又抬起头来,仰望天空,眼眸中盛满了璀璨的星。夜风吹来,使她的声音有些飘忽,女孩细软的声音很快消散在风中。

“有,可是太远了,比天上的星星还要遥远。”

*******

窗外春日的阳光还有些慵懒,外面刮着些许微风,汪明丽探身看了一眼客厅的钟,心想丈夫差不多该回来了,正这么想着,外面传来门锁转动的声音。何浩成脱了皮鞋,挂好大衣,往厨房走去。

“我回来了。”

汪明丽应了一声,何浩成帮着她将饭菜端上桌,喊了两声吃饭,都没见何洛出来。

推开门,只见何洛面冲电脑屏幕,背对着他,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干什么呢?快出来吃饭。”

何洛嘴上答应着,却连头顾不上回:“没什么,步姗她们参加运动会的一些视频资料,让我帮着剪辑一下。爸,您别催,我把这点删了就去吃饭。”

说着加快了手上的动作,一个两三秒的画面突然引起了何浩成的注意。

“等等,你往后倒一下。”

何洛瞥了瞥嘴,还是听话的将视频向后倒几分,屏幕上显示的正是初中部女子四百米接力决赛的画面,何洛伸手点了播放键,静止的画面也随之动了起来,下一秒,他全部的注意力立刻被屏幕上奔跑的小小身影所吸引了。几乎是下意识的,在心中默掐了一下秒数,得出的结果让何浩成头一次怀疑自己引以为傲的掐秒技能,直到整个视频结束了,他还有些微愣的盯着电脑屏幕,自顾自地在嘴里念叨:“起跑速度很快,中段加速,最后的爆发力相当出色,这孩子看上去十一二岁的样子,如果在……”

“爸?...爸!”

“啊,怎么了?”

“我才要问您怎么了?”

何浩成起身在屋子里转悠了两圈,好像完全没有听到儿子的话,在房间慢慢踱步,两三分钟后,他回过神,眼睛亮亮的,冲过去揉了揉何洛的头,扭头问道:“这个孩子你认识吗?”

“哪个?”

何浩成手指的正是顾顺喜,何洛凑近了电脑屏幕,仔细辨认半天后摇了摇头。

“不认识,再说了,一中小学生,我能认识吗?问我,还不如问姗姗,这是她们同学。”

“还能再拉近放大,放清楚一点吗?”

“爸,这就是个手持dv,您老人家以为是什么专业设备呢?要是嫌不清楚,您多给点赞助费呗。”

何浩成没空搭理他,又重复看了一遍视频,这一次,他掏出怀中秒表,电记了一下顾顺喜从接棒到撞线的时间。

13秒5。

这一次,不说何浩成,就连何洛都惊讶了。

“这小姑娘厉害啊,看她最后冲刺撞线的样子,真是绝了啊。”

“你刚才说谁可能认识这个孩子?”

“何步姗,您亲侄女。”

何浩成一掌拍在何洛的背上:“少给我贫嘴,快去打电话。”

“爸,这大中午,人家正吃饭呢,我一个电话打过去,不太合适吧。”何洛小声嘟囔,颇有些不情愿。

“让你去你就去,那么多话呢?”

何洛撇了撇嘴,还是麻溜跑去打电话了,几番周折,在打完第三个电话后,他终于完成了任务,要到了安婕的联系方式。

****

一大早,顾顺喜就被安婕带到了小区附近的一座体育场里。

今天的安婕似乎与往常不同,看上去有些紧张,她身旁还站着一个中年男人,头发修理整齐,鼻梁上架着一副无边框的透明眼镜,看起来很是斯文。男人双手揣在裤子口袋里,面容沉静,瞧不出一丝端倪。

安婕冲换好鞋的顾顺喜微微一笑,开口说到:“顺喜,再跑一次吧。”

顾顺喜不明就里,却还是顺从的听她的安排,走上跑道,站在白线边,做出一副起跑的姿态,等待起跑指令。

顾顺喜不懂得什么起跑姿势,也不懂什么技巧,只是在听到发令后,撒丫子便跑,她跑完100米,又跑了一个八百米。还要继续跑的时候,她听见安婕冲自己喊了一嗓子,挥了挥手,示意她回来。

顾顺喜脸憋的红红,张嘴喘了几口气,慢慢往回走去。

之后的体能测试,她也表现的异常出色,肌肉力量和柔韧性都非常惊人,且最难得的是爆发力很好。

安婕用余光偷偷瞄了几眼,旁边的男人脸上的表情仍然很平静,她心中暗叹,难道还是不行吗?

何浩成并非如表面那般平静,他藏在口袋中的双手早已激动的握紧。

十多年的运动员生涯和二十年的执教岁月中,何浩成见过无数有天赋的运动员,这其中有七八岁的孩童,十来岁的青年,也有二十多岁的成年人。常年的经验告诉他,有的人就算再勤奋,先天条件就注定了无法站上顶级赛场。但有的人,哪怕只是一分钟,你就会知道,不需几年他就能创造奇迹。

这样的天赋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活到快四十岁,他也没见过几个,而现在老天爷居然真的愿意往下扔馅饼,直接就送了一个到他面前。

眼前的小姑娘,十三岁的年纪,身高已超出一米六,在常年营养不良的情况下,这个身高已经很让人惊喜了。身体条件极好,比例也好,也许是没有接受过专业训练的缘故,这个孩子现在起跑,加速,减速动作都不是很流畅。但在何浩成的眼中,一切与技术有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他无比确定,顾顺喜具有惊人的短跑天赋,是一块未经过雕琢的璞玉,她拥有一座宝藏,只是从来没有人意识到这一点。

准确的说,连她自己都没有。

这是太难得的天赋,正因为太难得了,何浩成之前的打算全不作数了,他得慢慢的,仔细的从头合计。

试跑结束后,他便约了安婕在一家茶馆细谈。

将顾顺喜送回家后,安婕便跟何浩成离开了。

屋里只剩下顾顺喜一个人,刚过去不到三十分钟,门铃响了,猫眼坏了的缘故,她只能拉开一点窄小的门缝向外看。

这才发现按门铃的人并不陌生,是肖宇,安捷的前男友。

更准确的说,是难缠的前男友。

安婕给她下过绝不准肖宇进屋的命令,顾顺喜自然死守房门,不让肖宇多迈进一步去。女孩毫不留情的关上房门,却被男人用脚卡住了,他一手扶着门,微微弯了腰,眼底的不耐烦几乎快要溢出来,低声问道:“你还想赖在这里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