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风飞翔

逆风飞翔

更新时间:2021-07-27 17:29:58

最新章节: 前面二十米,二人几乎并驾齐驱,冲在了最前面。要知道,相比起等前半程型短跑运动员来说,顾乔的起跑和加速只能算中等偏上,是靠强大的后半程来决定胜负的。这让弗雷泽感到难以置信,她与顾乔交手过那么多次,无论最后结果如果,但前半程的四十米内,她是绝对领先的。可现在,已经超过了四十米吗?不,绝对没有。危机感攥

第六十五章 前尘往事

一时间,屋子里只有风声敲打着窗扉的响动,顾乔坐着不动,眼前的一切却突然有些模糊,几行黑字中跳跃式的显示出一个人的一生,那些所不为人知的陈年往事像是一个吸盘,要把现在的她给吸进去。

眼睛酸涩极了,顾乔想,一定是头顶昏暗灯光的过错,她将那几张纸递给蒋正则,虽是笑着,他却分明看到了她眼中的泪。

“真是可笑,你说世界上还会有比这更浅的母女缘分吗?”

蒋正则低头看起来,不过三分钟,短短一页纸,已将一个人的生平尽数写完,他轻叹出一口气,转头一看,顾乔已经自斟自饮起来,一瓶酒已然下去了大半,他一把按住酒杯。

“别喝了。”

醉意顺着血管蔓上神经,熏的人昏沉沉地头疼,顾乔一手托着腮,双眼泛红。

“你说,什么才是父母呢?”

“将我带到这个世界上的两个人,是我的亲生父母,李凤英夫妻两个…算是我的养父母吧。可是,他们都很讨厌我,没有人愿意养我,更没有人愿意陪我,没人告诉我怎么样才能成为一个聪明、勇敢的人。没有人会觉得我还是个孩子,一个人会害怕,会受很多罪,会被人欺负,会吃不上饭,也许他们知道,可是还是...还是选择扔掉了我…”

“顾乔。”蒋正则喃喃道,声音轻而不忍,“你不能这么想…”

“那你告诉我,我该怎么想?自欺欺人的给他们的行为找理由,找借口,不停自我洗脑,他们也逼不得已,也是有苦衷的?你可千万别和我说那些所谓的不要恨,也不要觉得这世界欠你,好好去生活,将来一定会遇到你认为值得的人,过着最美满的日子……那都是些毫无意义的鸡汤,说起来不疼不痒,说这话的人遇到的最大痛苦恐怕只是脚下一滑摔了一跤,不过是些居高临下的廉价同情罢了。”

蒋正则喉咙动了动,却也没说什么。顾乔却一下子红了眼眶,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明明一切都不是眼前人的错,她却一味的顾着自己的发脾气。

“对不起,我...不是...不是冲你,只是...”

“没关系,你可以对我发脾气,不需要有任何顾忌。”

头顶昏黄灯光的笼罩下,蒋正则脸上带着她从来没有见过的温柔。

“按理说,我这么恨她,看到她最后的结局应该开心,原来即便是扔掉我,她依旧没能活出个人样来,可是,我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相反,甚至还有些难过,太可笑了,我居然在为一个抛弃了自己的人而难过。”

浓重的夜色,顾乔清冷的声线上下起伏,牵动着蒋正则的心一并起落。

在看到这份调查结果之前,顾乔不知道自己是哪里的人,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更不知道自己的生日,名字…当她还是顾顺喜的时候,对于这件事情并没有很清晰的认知。

“很小的时候,我跑过一次,拼了命地想要离开白泉沟,半路却被李凤英抓了回去,她告诉我,我根本没有父母,这句话确实是一盆冷水,兜头泼下,那一瞬间,我彻底明白了,自己的的确确是个被父母抛弃的人,我和你们不同,我不是在父母期盼的爱中出生的,我就只是一个错误罢了。”

顾乔很难过,难过于从此身世尘埃落定,从此也没有了幻想中的希冀,。

“我不明白,她怎么能过的不好呢?抛弃了我这个累赘,她怎么能过的不好呢?”

“顾乔…”

“她怎么能过的不好呢?怎么能…”

“顾乔!”

顾乔像是从噩梦中陡然惊醒,直直对上蒋正则近在咫尺的脸,他们俩几乎连额头都顶在一起,刹那间顾乔清清楚楚从蒋正则眼底看见了他的担忧和不安,以及自己的倒影。

“你不是!”

“什么?”

“你不是一个错误,有很多人,他们都很爱你。”

顾乔眼里满是不可置信,愣了几秒后,自嘲一笑,“会吗?不会吧。”

“不要总是自我怀疑,你值得他们的爱。”

“你看看她。”

蒋正则递过一张照片,上面的男人大概三十出头,穿着一身利落西装,三七分的利落短发,只是身量叫旁边的人稍矮,容貌清秀,嘴角带出一抹潇洒的浅笑。

“照片上的人是我外婆,她和你一样,是个母不知,父不详的人。这那个年代,配上这样的身世,你应该可以想象的到她过的有多艰辛,但她从来没有放弃过,也没有一刻妄自菲薄过,她老和我们这些小辈说,正因为以前的她从别人那里得到的爱太少,所以才要加倍的爱自己。后来,她女扮男装,靠着自己的努力,成为当时清政\府第一批的留洋学生,学成归国后,成为一名建筑师,一直到她出国前,身边人才知道她的真实性别。”

“后来呢?”

“后来…她遇到了我的外公,那又是另一段故事了。两年前,我外婆患了老年痴呆症,很多事情、很多人都不大记得了,反而常常把年轻时的那些事情挂在嘴边,我想她最想念的就是当年在自己国家留在最美年华的时光,我回国就是为了这些外人眼里快要破败的淘汰建筑来的,它们都是外婆当年的作品,我尽可能的把它修复成原来的样子,等到一切完工后,我会带着她回国看一看。”

“她真是个了不起的女人。”

“我只想告诉你,没有谁的人生是容易的,难过是一回事,可日子还是要过下去的。开局也许是被设定好的,可是以后的路都是自己走出来的。”

顾乔眼底满是血丝,直勾勾与蒋正则对视,直视着这个世界上唯一知道她身世,分享她心事的人,她想,自己又未尝不是幸运的,她已经找到可以完全信赖的真心朋友,半晌终于闭上眼睛,从胸腔里吐出一口炙热的气,慢慢直身体。

“有火吗?”

蒋正则递给她一个打火机,顾乔接过打火机,跳跃的火舌舔上牛皮纸袋,很快燃烧起来,火光映照下,顾乔的脸庞忽明忽暗,纸片很快化为灰烬,风一吹,彻底消失在夜风中。

“答应我一件事,忘了今天晚上吧,我以后也不会再提起它了。”

风吹来,好像把心中久久不散的郁结也吹走了,顾乔轻笑了一声,拿起手机道:“现在可以通知门德斯发声明了,他终于能睡个踏实觉了。”

“嗯。”

蒋正则知道顾乔今晚很难过,他抬起手来,轻轻拍了两下顾乔的手背,他手心炙热,愈发显得顾乔双手的冰冷。

他愿意用这份炙热温暖她冰冷的一颗心,但此刻却没有拥抱安慰的资格,两人的关系仍处于朋友这个颇为广义的范畴内。

暗夜中,情意流淌,顾乔却毫无察觉,她靠在座椅上,轻声道。

“希望声明发出后,大众的目光不要再探究过去的一切,不要再关注我的身世,希望他们眼里的我就是我这个人本身。我将来要参加更多的比赛,拿更多的金牌,破更多的记录,我做一个特别成功的运动员,让世界上所有人都知道我的名字,我知道这愿望挺可笑、挺幼稚,但我还是希望…”

“会有这么一天的。”

蒋正则的语气是那么笃定,眼神是那么温柔,恍惚中让顾乔生出一种错觉,眼前这个人竟然比自己还要相信那个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