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风飞翔

逆风飞翔

更新时间:2021-07-27 17:29:58

最新章节: 前面二十米,二人几乎并驾齐驱,冲在了最前面。要知道,相比起等前半程型短跑运动员来说,顾乔的起跑和加速只能算中等偏上,是靠强大的后半程来决定胜负的。这让弗雷泽感到难以置信,她与顾乔交手过那么多次,无论最后结果如果,但前半程的四十米内,她是绝对领先的。可现在,已经超过了四十米吗?不,绝对没有。危机感攥

第十章 融入

在踏入何浩成家之前,顾乔的心里其实有点不安,来的路上她听何浩成简单介绍了一下家庭成员,一妻一子,很简单的家庭结构。

何浩成的妻子,汪明丽,震旦大学营养学教授,顾乔只在何浩成的手机里的见过照片,女人的样貌很是端庄和善。

她会生气吗?会嫌弃自己吗?会认为她是一个没有礼貌和教养的乡下土丫头吗?

怀着这样忐忑的心情,顾乔跨进了何家的大门。

臆想中那些难堪尴尬的场景根本不存在,在她面前的是一个笑容温柔的女人。

汪明丽迎上前,微笑着点头打招呼,距离恰到好处,不会太远而显得疏离,亦不会太近显得虚假。

她说的每句话都像是冬日里的暖阳,温暖妥帖。

汪明丽伸手欲牵顾乔的手,女人保养得宜的手柔软白皙,与顾乔干枯黑瘦的手形成了鲜明的色彩对比。

顾乔的表情有些讪然,向后瑟缩了一下。

汪明丽注意到女孩微小的动作,主动伸手握住顾乔的手,冲她安抚似的笑了一下,转身将身后的男孩介绍给她。

“这是我儿子何洛,比你大四岁,今年高二,在华阳中学读书,等你转学过去以后,有什么事都可以去找哥哥。”

被点到名的何洛懒洋洋的探出半个身子,晃了晃手算是打招呼。

“嘿,爸,您可真有本事,出去三天就给我弄回这么大一个便宜妹妹。”

“瞎胡说什么呢!”

汪明丽啪的一声拍了何洛一把,转过身,又是春风和煦。

“顾乔,阿姨带你去房间看看。”

汪家是一套160平米的复试楼房,结构布局适宜,屋里并非打扫得一尘不染,却也是干净整洁,十分有生活气息,采光极佳,阳光暖融融的洒进来,很是温馨。

跟着汪明丽上了二楼,右手边的第二个房间就是她为顾乔准备的房间。

那屋子比李凤英两口子住的正房还要大,窗明几净、一尘不染。

房间里以粉蓝为主色调,一个系列的家具显得和谐又温馨,纤尘不染的光洁地板上铺着毛绒地毯,颜色粉嫰而少女。

连梦境中都不会出现的房间,就这样摆在自己面前,顾乔惊喜的都失去了反应能力,愣愣的站在原地,半晌没有说话。

“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颜色,就按我的喜好来布置了。要是哪里不喜欢,就和阿姨说,阿姨都给你换。”

汪明丽温柔的声音将顾乔从被惊喜冲击到的恍惚中揪了回来。

“不,不用,这简直是太好了。”

一个常年少餐缺食的人,面对突如其来的丰盛大餐,顾乔的第一反应是惶恐,双手攥住衣服的下摆,不知道该摆出怎样的表情和怎样的话语才能表达自己的感激。

她抬起头,一字一顿的说出自己的感谢,说话的时候,女孩仍然带着几分白泉沟特有的口音,但情感足够真挚。

“汪阿姨,谢谢。”

面对少女郑重其事的道谢,汪明丽突然有些不好意思,她爽朗的笑了笑,轻摆了一下双手,指着房间里的布置一一介绍了起来。

“衣柜里有给你新买的衣服,一会记得换上。床上的训练包是给你训练时专用的,里面有两套运动服,帽子、鞋、袜子、护膝、毛巾,洗漱用品,还有独立鞋袋,以后去训练的时候,背着它就可以了。”

她一边说,顾乔一边听,女孩脸上认真的表情逗笑了汪明丽。

“好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在讲什么了不起的东西,你先休息一会,阿姨去做饭。”

转身下楼时,却发现顾乔像一个小尾巴一样紧紧跟在她身后。

“汪阿姨,我会做饭,我能帮你。”

女孩声音有些软,有些怯,却在一瞬间击中了汪明丽一颗母爱泛滥的心。

她笑着点头同意,顾乔便跟着她走进厨房里帮忙,汪明丽在一旁炒菜,顾乔就在一旁打下手,帮忙洗菜择菜,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她干活勤快又麻利,惹的汪明丽连连称赞。

何洛斜倚在门边,冷眼看了一会,不屑的抛下一句“献殷勤”,便出去和同学打球了。

晚饭很快做好,在换下身上那件早已看不出原本颜色甚至还有补丁的衣服后,顾乔坐在了何浩成的右手边,开始了她初到何家的第一顿晚饭。

这一顿菜色丰富的饭,顾乔吃得很饱,很满足,她甚至还得到了一只冰激凌作为餐后甜点。

一切都像是在梦中,何浩成在笑,汪明丽也在笑。看着他们的笑容,顾乔也跟着笑了起来,她的心情轻盈的像是漂浮在半空中。

出生以来的头一次,她觉得,这个世界向她露出了笑脸,新的生活也在向她招手致意。

可能是因为之前的日子太糟糕了,也可能是因为这幸福来得太突然了,她本能的伸出双手,想要紧紧的抓住这一切。

晚饭过后,顾乔主动留下帮汪明丽打扫餐桌,洗碗,一起把厨房收拾干净后,她才上楼洗漱。

第一次睡在如此柔软的床上,被单上轻微的柔软剂香味溢满鼻端,顾乔感觉自己的身体都是漂浮的,整整一晚,她似乎睡着了又似乎没有,思绪飘忽不定,总有一种不真实的虚幻感。

凌晨时分,天际刚刚擦出一抹亮,阳台的门开着,微风进来,唤醒了睡的并不安稳的顾乔,她睁开眼,呆呆的盯着天花板,大约两三分钟后,果断从床上爬了起来。

屋子里是那么安静,这个时间的何家人依旧沉睡在梦中,即使知道屋子的隔音很好,顾乔依旧放缓了手脚,她走到书桌前,拧开台灯,打开了面前崭新的书本。

顾乔知道,自己差的很多。

无论是身体上的,还是头脑上的。

天亮之后,简单吃过早点,何浩成和汪明丽便带着顾乔直奔省队。

刚一进省队的大门,顾乔还没有来得及仔细打量面前的这栋建筑,一个身材圆润的中年男人,迈着小碎步便迎了上来。

此人正是沪江田径队主管体能的武笠。

“老何,知道你今天过来,我这一早就给你腾出来检查室,就等你过来了,怎么样,够意思不?”

何浩成笑着锤了他左肩一拳,两个大男人便勾肩搭背的向体检室走去。

体检室里,顾乔全身上下贴满了电极片,接受全面的体能测试与检查。

先是基本的身高、体重,然后就是细致入微的量臂长腿长、肩宽腰宽、臀围臂围大小腿围等等。

女孩只有十三岁,骨骼肌肉还没有发育完全,常年吃不饱的缘故,两颊凹陷下去,整个人都是干瘪消瘦的,本该是很憔悴的面相,少女的两只眼睛却漆黑明亮,显示出蓬勃的朝气。

武笠一边飞快的完成测量,一边嘴里还在絮叨不停。

“现在的身高是一米六一,不过照检查结果来看,还有很大的空间。身高这东西,主要还是遗传。”

说着武笠推了推下滑到鼻梁位置的眼镜,随口问道。

“你父母呢,运动怎么样,跑起来快吗?”

汪明丽心里一紧,下意识的向顾乔看去,恨不得上去捂住武笠的嘴。

顾乔却没有她预想中的悲伤,局促,她表现的很平静,也很坦然。

“我是孤儿,不知道父母的运动天赋怎么样。”

武笠愣了一刻,有些尴尬的笑了一下,扶了扶眼镜,结束了这个话题。

接下里测量中,他突然注意到女孩左手的小拇指有些奇怪,似乎不能伸直,只是测量臂长的过程中,她总是有意无意的遮掩。

“顾乔,双臂伸直。”

他拿出尺子重新测量,结果仍是不准确。

“手指也要伸直。”

武笠再次重复,站在一旁的汪明丽明显感觉到顾乔的身体有一瞬间的僵直,她担心的望了一眼,不明白为何顾乔会害怕一项如此简单的测量。

在众人的眼光中,顾乔抿了下嘴唇,深吸一口气,将双臂伸展,与此同时,她的双手也明明白白的展示在武笠面前。

武笠定睛一看,才发现女孩的左手有些异常,小拇指反常规的向外撇着,很明显,这个伤口并非什么先天缺陷。

“还需要拍个片,才能确定这个伤。”

结果很快出来,顾乔的左手是骨折后没恢复好造成的错位。

“什么时候受的伤?”

“大概八个月前。”

“怎么弄得。”

顾乔沉默了几秒,好像连回忆都好花费了她好大的力气,半天才从齿缝里挤出一句。

“不小心被门挤坏的。”

那伤口的确是被门挤过才造成的,但李凤英可不是不小心才会这么做。

武笠看出女孩的隐瞒,但却体贴的没有继续追问下去,习惯性地用呢扶了扶眼镜,转头对何浩成夫妇道。

“像她这种情况来说,受伤后没有得到妥善治疗,耽误了治疗的最佳时间。现在已经过了八个多月的时间,错位的骨质结构基本上已经完全愈合了,如果再次进行手术治疗,对于骨折部位有一定的损伤,需要慎重选择。好在出现错位的位置是小拇指,对正常的生理功能影响不大。当然了,女孩子爱漂亮,可以通过保守的方法来进行继续治疗,不过是个小问题,现在可以通过手术的方法来进行手术修复,做一个简单的固定治疗就好。”